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139-138-37195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房地产纠纷 > 资讯内容

原告台州中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被告西子奥的斯电梯有限公司电梯买卖合同纠纷

时间:2010-10-27 12:29:58

  

——浙江省玉环县人民法院(2009-9-25)
原告台州中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被告西子奥的斯电梯有限公司电梯买卖合同纠纷

 

浙 江 省 玉 环 县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9)台玉商字第1829号

原告台州中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玉环县玉城街道金鸡一路30号。

法定代表人陈丹阳,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李良瑞,浙江星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陈丹超,女,1966年6月5日出生,住(略)。

被告西子奥的斯电梯有限公司,住所地杭州市江干区九环路28号。

法定代表人陈夏鑫,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沈宇锋,浙江五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章韵燕,浙江五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台州中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被告西子奥的斯电梯有限公司电梯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原告于2009年6月15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当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黄建勋独任审判,于2009年8月20日和9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理。原告委托代理人李良瑞、陈丹超,被告委托代理人沈宇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06年11月16日,原、被告订立一份《电梯设备买卖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购买4部电梯,用于原告开发的“华府天地”房地产项目工程;合同总价款79.9万元,第一期在合同签订之日起7天内支付总价的10%计7.99万元,第二期在合同交货期20天前支付85%计67.915万元,第三期合同总价的5%计3.995万元作为质保金在电梯安装完毕并经验收合格一年内支付;交货期为定金到账、土建确认返回后4周;逾期交货达15天的,须偿付设备总金额30%的违约金。同年12月14日,原、被告双方一致确认了电梯规格参数表及土建资料。同年12月22日,原告汇付了第一期货款,12月31日又汇付了第二期货款。按照合同约定被告电梯交货期应不超过2007年1月20日前,但被告实际交货日期为2007年4月29日,逾期交货超过了15日。尔后,原告多次要求被告承担逾期交货的违约责任,并要求抵销第三期货款。2009年2月12日,被告起诉要求原告支付第三期货款及逾期付款违约金,案经台州中院终审调解达成了由原告向被告支付第三期货款3.995万元的协议,但原告保留了另案向被告追究逾期交货违约责任的权利。据此,原告提起诉讼,请求按照合同总价的30%由被告支付逾期交货违约金23.97万元。

被告辩称,2006年11月16日,原、被告订立一份《电梯设备买卖合同》,由原告向被告购买4部电梯,原告已支付了第一、二期货款,均是事实。但原、被告双方于2006年12月14日确认的只是电梯设备配置表,而不是电梯规格参数表及土建资料,被告已经按约于2007年1月23日和2月28日向原告交付了4部电梯,不存在逾期交货的违约事实。即使原告诉称逾期交货事实存在,而原告现在主张的诉讼请求亦已经超过了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故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如果法院审理认定适用逾期交货违约金,那么,合同约定按电梯总价30%计算违约金亦属于过高,逾期交货的违约金应当按照日万分之四计算。

本院经审理,原、被告双方对下列事实没有争议,本院予以确认:

一、原告因在玉环开发“华府天地”项目房地产工程需要购买电梯设备,于2006年11月16日与被告订立了一份《电梯设备买卖合同》,合同约定:电梯型号OH5000MRL800/1.5,电梯数量4台;电梯单价19.975万元,合同总价款79.9万元,货款第一期在合同签订之日起7天内支付总价的10%作为定金计7.99万元,第二期在合同交货期20天前支付总价的85%计67.915万元,第三期合同总价的5%计3.995万元作为质保金在电梯安装完毕并经验收合格一年内支付;交货期为定金到账、土建确认返回后4周,交货期不少于乙方(被告)收到甲方(原告)确认所有技术条款(包括土建布置图、规格参数表)之日起30天,逾期交货的,应按合同设备总价的日万分之四计算逾期滞纳金;逾期交货达15天的,须偿付设备总金额30%的违约金;交货地点乙方(被告)工厂,代办托运,运费由甲方(原告)与承运单位直接结算。

二、2006年12月14日,被告方的工程技术人员何建强等人编制审核了电梯设备配置表。12月22日,原告向被告汇付了第一期货款7.99万元,12月31日原告又向被告汇付了第二期货款67.915万元。2007年4月23日,原告向被告购买的电梯安装后经台州市特种设备监督检验中心复检合格,于4月29日由台州西奥电梯安装公司移交给原告使用。

三、尔后,被告按照合同多次要求原告偿付第三期货款3.995万元,2009年2月12日,被告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原告支付第三期货款及逾期付款违约金。诉讼期间,原告提起反诉,请求由被告承担逾期交货的违约责任。因原告的反诉超过了举证期限而未被合并审理,故本院于2009年4月9日只对本诉部分判决由原告支付给被告货款3.995万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原告不服上诉,案经台州中院终审调解达成了由原告在2009年5月31日向被告支付货款3.995万元,逾期未履行则按原审判决执行的协议。

原、被告双方对以下事实或事项存有争议,本院分析认定如下:

一、关于被告交付的电梯是否存在逾期交货问题

原告认为,合同约定的交货期为“定金到账、土建确认返回后4周”,原告于2006年12月22日向被告汇付了第一期货款即定金7.99万元,双方于12月14日确认土建布置图和规格参数表,因此,被告应当不迟于2007年1月20日前交货,而被告却在2007年4月29日交付电梯设备,逾期交货已达15天以上,须偿付电梯设备总金额30%的违约金。据此,原告提供了电梯规格参数表、被告工程技术人员何建强等人签名的配置表、电扶梯用户移交报告、电梯产品合格证。

被告认为,合同约定的交货期为“定金到账、土建确认返回后4周,交货期不少于乙方(被告)收到甲方(原告)确认所有技术条款(包括土建布置图、规格参数表)之日起30天”,原告的第一期货款即定金虽然到账,但由于被告迟迟未收到原告确认的所有技术条款资料,被告只得于2007年1月23日先行将电梯配件交付给原告,直至2007年1月31日被告才收到原告确认的技术条款资料,被告于2007年2月28日将4台电梯交付给原告。因此,被告并无逾期交货的违约行为。据此,被告提供了二份交由杭州城东起重托运服务部承运的电梯发货清单。

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订立的合同约定交货期为“定金到账、土建确认返回后4周,交货期不少于乙方(被告)收到甲方(原告)确认所有技术条款(包括土建布置图、规格参数表)之日起30天”,现双方对定金已经到账无异议,因此认定被告有无逾期交货的焦点有二,一是被告收到原告确认的技术条款(包括土建布置图、规格参数表)日期,二是被告实际交货日期。

关于被告收到原告确认的技术条款(包括土建布置图、规格参数表)日期,可以认定为2006年12月14日。其理由为:第一、从原告提供的电梯规格参数表、配置表来分析,该配置表上有被告工程技术人员何建强等人签名确认,其落款日期为2006年12月14日,虽然电梯规格参数表的落款处没有被告方的签名或盖章确认,但该电梯规格参数表与配置表的骑缝处盖有被告单位合同章,这表明电梯规格参数表与配置表是相互联系以确认电梯设备的技术条款资料,被告工程技术人员在电梯配置表上签名确认的日期,也可以认定为对电梯规格参数表确认的日期。第二、从原告支付第二期货款的时间来分析,由于合同约定交货期为“定金到账、土建确认返回后4周”“第二期货款在交货期20天前”,按照“土建确认”被告收到原告确认的技术条款日期为2006年12月14日,原告于12月22日向被告汇付了第一期货款即定金7.99万元,那么,被告的交货期限应当在2007年1月20日左右,而原告支付的第二期货款恰好在2006年12月31日,符合合同“第二期货款在交货期20天前”的约定。第三、被告辩称“直至2007年1月31日被告才收到原告确认的技术条款资料”的说法,既无提供任何证据加以证明,也不合符情理,因为如果2007年1月31日被告才收到原告确认的技术条款资料,那么本案电梯交货期限应当在2007年3月2日左右,而原告却提前了40天于2006年12月31日支付了第二期货款67.915万元,这与经商者一般营利观不符。另外,被告如果在2007年1月31日才收到原告确认的技术条款资料,却于2007年1月23日先行将电梯配件交付给原告,这也与“先确认电梯规格参数、再生产电梯、再履行交货电梯”的合同履行顺序不符,而这恰能间接证明原告主张的“双方于12月14日确认土建布置图和规格参数表,被告交货电梯期限应当1月20日左右”的事实能够成立。

关于被告实际交货电梯日期,应当认定为2009年2月28日。其理由为,第一、被告提供的二份电梯发货清单证明被告已于2007年1月23日将4台电梯的导轨、厅门轿门、上坎箱、支架箱交付杭州城东起重托运服务部承运给原告,于2007年2月28日将4台电梯的主机箱、控制柜、电器箱、配件箱等全部设备交付杭州城东起重托运服务部承运给原告。虽然原告对上述二份发货清单的真实性有异议,但该清单与原告提供由被告随电梯设备出具的电梯产品合格证上“出厂日期2007年2月28日”的内容相吻合,故被告辩称“2007年1月23日交付部分配件和2月28日交付4台电梯”的事实可以采信。第二、原告认为被告是在2007年4月29日交付电梯设备的主张不能成立,因为原告此主张是依据台州西奥电梯安装有限公司出具的《电扶梯用户移交报告》上落款的日期,而该《电扶梯用户移交报告》系电梯安装公司在电梯安装完成,并经台州市特种设备监督检验机构复查检验合格后移交用户使用的日期,这显然不是被告向原告交付电梯设备的日期。第三、由于原、被告双方在合同中明确约定“交货地点乙方(被告)工厂,代办托运,运费由甲方(原告)与承运单位直接结算”,故被告将电梯设备交付运输单位承运的日期,应认定为被告向原告履行交货义务的日期。按照合同应及时、实际、全面履行的原则,被告虽然于2007年1月23日履行交付了电梯部分配件设备,但电梯主机箱等大部分设备是在2月28日交付托运,故应当认定被告全面履行交货义务的日期为2007年2月28日。

二、关于原告主张由被告承担逾期交货违约金的请求权是否超过法律法规定诉讼时效期间的问题

原告认为,主张由被告承担逾期交货违约金的请求权没有超过法律法规定诉讼时效期间。被告曾多次向原告催讨第三期货款3.995万元,原告也多次以被告逾期交货应承担违约金为抗辩,并要求与被告主张的第三期货款部分抵销。被告实际交货电梯日期是在2007年4月29日,被告于2009年2月12日就追讨第三期货款向法院提起诉讼后,原告就提出了反诉,请求由被告承担逾期交货的违约责任,因原告的反诉超过了举证期限而未被合并审理,因而原告现另行起诉主张的权利并未超过法定的二年诉讼时效期间。据此,原告申请证人李剑敏出庭作证,以证明被告向原告催讨第三期货款时,证人代表原告多次电话要求被告承担逾期交货违约金,并要求与第三期货款部分抵扣。

被告认为,原告主张由被告承担逾期交货违约金的请求权已经超过法律法规定诉讼时效期间。根据合同约定“乙方(被告)逾期交货达15日,须向另一方(原告)偿付设备总额30%的违约金”,原告如果认为被告逾期交付电梯,那么应当在其认为逾期交货15日(即2007年2月6日)之日向被告主张承担违约金的权利,而原告在长达二年多的时间内从未向被告主张过权利,也从未向被告提出与第三期货款部分抵销的主张。

本院认为,原告虽然提出曾多次以被告逾期交货应承担违约金为抗辩被告催讨第三期货款,并要求与第三期货款部分抵销,但原告仅提供证人李剑敏出庭作证,由于该证人原系原告副总经理,与原告有利害关系,且其证明内容是以电话方式向被告方主张过权利,又无其他相应证据证明该电话内容存在,而被告对此证人证言又予以否认,故原告提供的证人证言不足以证明其主张成立,本院对原告主张的该节事实不予认定。根据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百三十七条的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一般为二年,从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原、被告双方虽然在订立的合同中约定“乙方(被告)逾期交货达15日,须向另一方(原告)偿付设备总额30%违约金”,但这只是对逾期交货违约金约定了计算方法,并非对履行支付违约金期限的约定,因此,被告逾期交货之日应当是原告依照合同享有收货权利被侵害之时,而并非原告享有主张逾期交货违约金权利被侵害之时。况且,此时原、被告双方订立的合同尚在继续履行过程中,还约定了第三期货款3.995万元作为质保金在电梯安装完毕并经验收合格一年内支付,原告在被告提起主张第三期货款的诉讼期间也已经明确向被告主张了逾期交货违约金。因此,原告主张逾期交货违约金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应当从原告第一次向被告主张偿付违约金而遭到被告拒绝之日起开始计算,即自原告在被告提起第三期货款诉讼期间主张由被告承担逾期交货违约金时起开始计算,故本案原告主张的权利并没有超过法定的诉讼时效期间。

三、关于原、被告双方在合同中约定“逾期交货达15日,须偿付设备总额30%违约金”的数额是否属于过高问题

原告认为,双方订立的电梯设备买卖合同文本是被告提供的,合同中有关“乙方逾期交货达15日,须向另一方偿付设备总额30%违约金”等违约责任内容均是被告提供的印制格式条款,出自被告自愿。况且,由于被告逾期交货电梯也已经造成原告整个项目工程延期、管理费用增加等损失。因此,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偿付“设备总额30%的违约金”。

被告认为,合同中虽然约定“乙方逾期交货达15日,须向另一方偿付设备总额30%违约金”,如果原告认为被告有逾期交货达15日,原告也没有证据证明造成了实际损失,该约定违约金数额显属于过高,应当按照日万分之四计算。

本院认为,根据查明的事实,被告逾期交货电梯达15日以上的事实客观存在,依照原、被告双方订立的合同约定,原告可以向被告主张偿付合同设备总价30%的违约金,即23.97万元。但是,鉴于本案合同总价款只有79.9万元,约定30%的违约金具有极大的惩罚性质,原告也不能就此举证证明实际损失达到23.97万元,以及考虑到被告也已经实际履行了合同义务,原告也无证明逾期交货系被告故意之举等因素,故本院按照以补偿性为主、以惩罚性为辅的违约金性质,酌情确定逾期交货违约金为5万元。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的电梯设备买卖合同合法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法律约束力。被告在2006年12月22日收到定金和2006年12月14日确认电梯规格参数表的技术资料后,应当按照合同的约定在2007年1月22日之前向原告实际全面履行交付电梯设备义务,而被告却于2007年2月28日才交付全部电梯设备托运,其行为已构成违约,且超过合同约定的逾期交货达15日,依照合同被告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原、被告双方在合同中有关“逾期交货达15日,须偿付设备总额30%违约金”的约定违约金过高,应酌情调整为由被告支付逾期交货违约金5万元为宜。原、被告双方在合同中只是对逾期交货违约金约定了计算方法,并无约定履行支付违约金期限,因此,对于未约定履行期限债权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应当从原告第一次向被告主张偿付违约金而受到被告拒绝之日或者履行债务宽限期届满之日起开始计算,故本案原告主张的权利并没有超过法定的诉讼时效期间。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百三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西子奥的斯电梯有限公司支付给原告台州中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逾期交货违约金计人民币50000元,此款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

二、驳回原告台州中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未按上述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计人民币4896元,减半收取计人民币2448元,由原告台州中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1224元,由被告西子奥的斯电梯有限公司负担1224元,此款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本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上诉于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后七日内,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逾期不交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款汇:台州市财政局,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台州市经济开发区支行,帐号:900101040003235)。

 

 

审 判 员 黄建勋

 

 

 

 

二OO九年九月二十五日

 

代 书记员 张曼娅

 

分享到:

139-138-37195